劉某,一個高高帥帥的渭南小伙。再次來到醫院復查時,醫生甚至不敢相信他能恢復的那么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說起他的遭遇,讓任何人都覺得無比殘忍。今年年初,他在廢品收購站工作,在操作廢紙打包機時,不慎被機器擠壓了右腳腳面,頓時血流如注。非常殘忍,他的右腳完全斷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損傷程度確實很嚴重,皮肉、血管、神經等都有缺損,那就得從其他地方補上來,還要讓血管接活,肌肉組織等接活,才能保住這只腳。而且,距離事發已經過去十個小時,手術難度很高。但是,劉某一直堅持再難也要試一試。于是,醫生當即決定按兩次手術來進行,第一次移植血管,讓血通了,第二次進行皮瓣移植等,讓功能恢復。在顯微鏡下,醫生把血管一針一針接好,血管長度不夠了就從其他地方移植過來。最終是劉某的堅強讓他挺過了難關,血流通了,就意味著斷腳再植成功了大半。
        來到渭南一家醫院,醫院說要接上難度很大,只好去西安,在西安的一家醫院,同樣得到的是讓他失望的回答。要留住斷了的那一部分很難,最好裝假腳。他只有三十歲,還是年富力強。他有家庭,他不忍心讓自己的后大半生就在殘疾中度過。他無法接受這個結果。他還是繼續四處打聽,尋找醫院來治療。機緣巧合,他朋友推薦他到渭南創傷手足外科醫院,他抱著試一試的想法來到了這里。   
        損傷程度確實很嚴重,皮肉、血管、神經等都有缺損,那就得從其他地方補上來,還要讓血管接活,肌肉組織等接活,才能保住這只腳。而且,距離事發已經過去十個小時,手術難度很高。但是,劉某一直堅持再難也要試一試。于是,醫生當即決定按兩次手術來進行,第一次移植血管,讓血通了,第二次進行皮瓣移植等,讓功能恢復。在顯微鏡下,醫生把血管一針一針接好,血管長度不夠了就從其他地方移植過來。最終是劉某的堅強讓他挺過了難關,血流通了,就意味著斷腳再植成功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來復查時,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個月。忙碌的醫生看到他走路的樣子特別高興,小伙子運氣好,也堅強啊。劉某竟然是開車過來的,結束復查后還要去接孩子放學。從走路的姿勢,和復查的情況看,已經完好無損了。在危險發生那一刻,一寸光陰就是一寸金。好在他沒有拖得太久,就進行了搶救的手術,不然,恐怕一個家庭將受到嚴重的重創。